生活服务教育
青少年如何走出情绪障碍 不要过早给孩子“贴标签”

2021-03-30 08:56   来源:新华网

 “医生,请你想想办法,让她尽快回学校,这样休学在家一个学期,我们都快疯了。”马女士(化名)第一次走进杭州市七医院就诊时,几近崩溃。14岁的女儿小欣(化名)已长得跟妈妈差不多高,浓妆艳抹,一副成人打扮。

  青少年心理健康专家王奕權(杭州市青少年心理健康促进(诊疗)中心执行主任)转脸先“批评”妈妈:“这可万万急不来,多数孩子的这类情绪心理问题是被‘急’出来的,家长再这么做,很可能会适得其反。”

  女儿很“佛系”

  爸妈不同意

  “路人甲”是小欣给自己的定位,从小到大,长得一般,成绩也一般,她对自己的要求一直都是“过得去”就好。可在爸爸妈妈看来,女儿太“佛系”,只要再努努力,就能更好一些。于是,门门课都给她报了辅导班,还花大价钱上一对一。有时,小欣想请假休息,妈妈也总是拒绝。

  然而,多年来大量时间和金钱的投入,并没有获得明显的效果,小欣反而更厌恶学习。进入初中以后,问题出现了。只要一提学习,小欣就感觉头痛、胸闷、恶心、喘不上气等各种不适,因此三天两头请假。

  马女士带女儿上医院做了一堆的检查,结果都说没啥问题,最终考虑是焦虑所致,便试着用上了抗焦虑抑郁药。吃了一段时间后,各种不适症状缓解了,但小欣说还有点心情不好,做事提不起兴趣。对此,大家误以为病情已有好转,商量着继续加大药物剂量好让她赶快彻底好起来。

  不过,马女士等来的是,小欣整天坐立不安,晚上睡不着,白天昏昏欲睡,还说自己身上有很多蚂蚁在爬,完全没办法跟上学校的节奏,从初二开始便休学在家。

  “她每天都无所事事,要么躲在房间里胡思乱想,要么去胡乱花钱,我们说一下就发脾气。我现在已经丢掉生意的事专职管她,可怎么管得住啊?有一次,我看到她手臂上有好几道划痕,吓得心都揪起来了。”

  不要过早

  给孩子贴上“标签”

  王奕權告诉马女士,青少年虽然在生理上已发育得接近成人,但心智上的成长一下子还跟不上,当遇到困难、目标不明确、压力太大等情况时,自己消化不了,便会转化成情绪不稳定,表现为焦虑、抑郁。

  小欣最初出现各种身体不适,便是一种焦虑情绪的表现。当时,如果有人能耐心去了解她,找到她情绪不稳定的原因,并帮她一起调整,及时释放掉负面情绪,很快便能回归到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。

  反之,孩子早早被贴上“焦虑症”或“抑郁症”标签,对他们内心是一次不小的打击,而在休学的日子里很可能走向两个极端,或是过早接触社会,或是宅在家里成为“废人”,如果再加上不科学用药带来的副作用,简直就是雪上加霜。

  在王奕權看来,如今的小欣已不是单纯的焦虑或是抑郁,而是青少年双相情感障碍,因此,在治疗方案上做了全方位调整。药物上逐渐减少抗焦虑抑郁药,适当加一些心境稳定剂,并增加了心理辅导。从年初至今,小欣的情绪已不再像过去如坐过山车一般,每天规律作息,有时还能静下心来看会闲书,或是跟妈妈一起到户外做做运动。

  而有了前车之鉴,这一次马女士再也不敢急于求成。根据王奕權的建议,他们报了周末兴趣班,在相对宽松的学习环境下,既能学知识又能跟同龄孩子接触。

  一起为孩子

  创建一个“心灵驿站”

  其实,近年来,有越来越多的“小欣”及其家庭备受青少年情绪障碍的困扰。

  王奕權提醒,不要急着给这些孩子下诊断,因为这并非都是疾病所致。可以先试着鼓励他们上兴趣班,在相对宽松的环境里松一松情绪,多数孩子可以不药而愈。至于真存在心理疾病的孩子,恰当的心理放松也有助于缓解病情。

  王奕權坦言,帮助青少年顺利走出情绪障碍,需要家庭、学校、医院协作合力。因此,他一直在呼吁并努力促成,由三方一起,为这些暂时不适宜回学校正常上学的孩子创建一个“心灵驿站”,供他们喘息,等他们“满血复活”了,再重新回到“赛道”。(本报记者 何丽娜 通讯员 李彬)

 “医生,请你想想办法,让她尽快回学校,这样休学在家一个学期,我们都快疯了。”马女士(化名)第一次走进杭州市七医院就诊时,几近崩溃。14岁的女儿小欣(化名)已长得跟妈妈差不多高,浓妆艳抹,一副成人打扮。

  青少年心理健康专家王奕權(杭州市青少年心理健康促进(诊疗)中心执行主任)转脸先“批评”妈妈:“这可万万急不来,多数孩子的这类情绪心理问题是被‘急’出来的,家长再这么做,很可能会适得其反。”

  女儿很“佛系”

  爸妈不同意

  “路人甲”是小欣给自己的定位,从小到大,长得一般,成绩也一般,她对自己的要求一直都是“过得去”就好。可在爸爸妈妈看来,女儿太“佛系”,只要再努努力,就能更好一些。于是,门门课都给她报了辅导班,还花大价钱上一对一。有时,小欣想请假休息,妈妈也总是拒绝。

  然而,多年来大量时间和金钱的投入,并没有获得明显的效果,小欣反而更厌恶学习。进入初中以后,问题出现了。只要一提学习,小欣就感觉头痛、胸闷、恶心、喘不上气等各种不适,因此三天两头请假。

  马女士带女儿上医院做了一堆的检查,结果都说没啥问题,最终考虑是焦虑所致,便试着用上了抗焦虑抑郁药。吃了一段时间后,各种不适症状缓解了,但小欣说还有点心情不好,做事提不起兴趣。对此,大家误以为病情已有好转,商量着继续加大药物剂量好让她赶快彻底好起来。

  不过,马女士等来的是,小欣整天坐立不安,晚上睡不着,白天昏昏欲睡,还说自己身上有很多蚂蚁在爬,完全没办法跟上学校的节奏,从初二开始便休学在家。

  “她每天都无所事事,要么躲在房间里胡思乱想,要么去胡乱花钱,我们说一下就发脾气。我现在已经丢掉生意的事专职管她,可怎么管得住啊?有一次,我看到她手臂上有好几道划痕,吓得心都揪起来了。”

  不要过早

  给孩子贴上“标签”

  王奕權告诉马女士,青少年虽然在生理上已发育得接近成人,但心智上的成长一下子还跟不上,当遇到困难、目标不明确、压力太大等情况时,自己消化不了,便会转化成情绪不稳定,表现为焦虑、抑郁。

  小欣最初出现各种身体不适,便是一种焦虑情绪的表现。当时,如果有人能耐心去了解她,找到她情绪不稳定的原因,并帮她一起调整,及时释放掉负面情绪,很快便能回归到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。

  反之,孩子早早被贴上“焦虑症”或“抑郁症”标签,对他们内心是一次不小的打击,而在休学的日子里很可能走向两个极端,或是过早接触社会,或是宅在家里成为“废人”,如果再加上不科学用药带来的副作用,简直就是雪上加霜。

  在王奕權看来,如今的小欣已不是单纯的焦虑或是抑郁,而是青少年双相情感障碍,因此,在治疗方案上做了全方位调整。药物上逐渐减少抗焦虑抑郁药,适当加一些心境稳定剂,并增加了心理辅导。从年初至今,小欣的情绪已不再像过去如坐过山车一般,每天规律作息,有时还能静下心来看会闲书,或是跟妈妈一起到户外做做运动。

  而有了前车之鉴,这一次马女士再也不敢急于求成。根据王奕權的建议,他们报了周末兴趣班,在相对宽松的学习环境下,既能学知识又能跟同龄孩子接触。

  一起为孩子

  创建一个“心灵驿站”

  其实,近年来,有越来越多的“小欣”及其家庭备受青少年情绪障碍的困扰。

  王奕權提醒,不要急着给这些孩子下诊断,因为这并非都是疾病所致。可以先试着鼓励他们上兴趣班,在相对宽松的环境里松一松情绪,多数孩子可以不药而愈。至于真存在心理疾病的孩子,恰当的心理放松也有助于缓解病情。

  王奕權坦言,帮助青少年顺利走出情绪障碍,需要家庭、学校、医院协作合力。因此,他一直在呼吁并努力促成,由三方一起,为这些暂时不适宜回学校正常上学的孩子创建一个“心灵驿站”,供他们喘息,等他们“满血复活”了,再重新回到“赛道”。(本报记者 何丽娜 通讯员 李彬)

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号hnxttvcom

返回头部

Copyright(c)2012-2014

hnxttv.con ALL Rights Reserved

湘潭传媒网版权所有 湘潭市广播电视台主办